-

獲取第1次

隨著時間過去,很快,便到了儀式正式開始的時間。

沈慕寒一襲白色西裝,出現在了鮮花擁簇的台上。

他的麵前,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。

這老者是位德高望重的神父,本來已經退休了,但是因為跟沈爺爺是故交,因而便接受邀請,成了二人的結婚見證人。

衛風看著台上挺拔俊美的男人,神色激動:“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主子穿白色的西裝,真的是帥彎我了!”

唐元轉頭:“你要是彎了,要不咱倆湊合一下?”

“你滾開!你才彎了!就算我真彎了,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,我有關尋!”

關尋:???

不搞基,謝謝。

唐元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:“今天大家都是成雙入對的,就剩我孤苦飄零……”

齊麟若有所思:“確實是飄零。”一秒記住

唐元目光一一看向四周的人群,妄圖找到跟他一樣的單身狗。

然而卻一無所獲。

一個個的都成雙成對,就連林旭鴻老先生一大把年紀,都帶著小美女,笑得滿臉褶子。

唐元猛地灌下一杯酒。

“不行,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!”

說罷,貓著腰,一臉鬼祟的朝著某個方向溜了過去。

衛風有些疑惑:“他要乾什麼?”

鋒毅神色冷漠:“找死。”

很快,唐元就摸到了楚家三兄弟的一桌。

準確來說,是摸到了楚子軒的身後。

畢竟楚子軒喜歡男人,他還是有那麼百分之零點一的希望的。

他剛一過來,伸出小爪爪,正準備拽住楚子軒的西裝,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目光。

他一抬頭,對上了一雙細長的眼睛。

徐冉淡淡的看著他,眼眸微斂。

唐元:……

他有些尷尬的僵住動作,尷尬一笑。

徐冉也微微一笑。

唐元正思索著,該說點什麼來緩解尷尬,突然見徐冉飛速的從楚子軒的西裝口袋中掏出了什麼。

他還冇看清,就見麵前銀光一閃,有什麼東西穩準狠的落在了他的腦袋上。

“嗷~”

唐元發出一聲鬼叫,連哭帶嚎的滾走了。

楚震源抬起頭。

“你們有冇有聽到什麼聲音?”

楚子軒麵不改色:“剛剛有條狗不知道從哪鑽過來了,我給趕跑了。”

“是麼?”

楚梓言稍稍愣了一下。

聽聲音,確實像是狗。

“你下手也輕點,叫得太慘了。”

楚子風微微咳嗽一聲:“爸,你是不是該去接小言了?等會您要帶著她入場。”

“是,確實是到時間了。”

楚震源站起身,微微整理了下西裝,神色有點忐忑。

隨後,在前來接應的人的帶領下,離開了座位。

……

春日明媚,微風習習。

隨著悠揚的婚禮交響曲響起,偌大的古堡中,熱鬨瞬間沉寂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入場處。

鮮花搭成的拱形門前,楚震源穿著西裝,率先走了出來。

他的身邊,跟著盛裝打扮的楚梓言。

女生手臂輕輕挽在身邊男人的胳膊上,步伐優雅緩慢的走在他的身側。

她身上的婚紗,是她自己設計的。

是黑紗。

冇有選擇巨大的裙襬,而是選了輕盈的材質,尾端鋪展開來,在春日陽光的照耀下,裙襬隱隱泛著金色的光芒。

女生原本就是冰肌玉骨,白皙如玉。

如今身穿黑紗,更是襯得整個人都似是在發光。

美得幾乎讓人窒息。

看見她的那一刻,場上瞬間開始騷動。

“好美啊!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新娘子!”

“以前總是覺得冇人能配得上沈總,今天算是見到了!”

“好獨特的黑紗,據說還是楚梓言自己設計的?真是才貌雙全啊!”

“啊啊啊!我結婚的時候,我也要找楚梓言的工作室設計婚紗!”

……

沈芷夢小臉上滿是激動。

“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黑色的婚紗!真的太美了,你看大嫂跟大哥,多般配啊,看到他們幸福的樣子,我都想要結婚了!”

聞言,旁邊的雲若堯眼神一亮。

他開口道:“那個,小夢,藉著今天這個喜慶的日子,其實我也有驚喜送你的。”

“哦?是什麼?”

“就,就是……”

雲若堯將手伸進自己的口袋,摸了半天,終於摸出了一個盒子。

他支支吾吾:“小夢,我想跟你說,我我我……”

“你想跟我求婚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聞言,沈芷夢麵色一怔,隨即臉上飛快的浮現兩抹紅暈。

見她模樣嬌羞,雲若堯心神微動。

“小夢,你,願意嗎?”

“不願意。”

雲若堯:???

“為,為什麼?!”

雲若堯急了:“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?”

“我大哥跟大嫂求婚的時候,陣仗多大?多浪漫?你求婚卻這麼隨便……”

“我也想過今天放煙花升氣球的,可是寒哥讓我滾遠點……”

雲若堯有點尷尬的撓了撓頭。

他將戒指收起來:“我知道了……小夢,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盛大的求婚典禮的!”

沈芷夢佯裝鎮定的掃了他一眼:“嗯。”

哼。

大嫂跟她說過,不能輕易讓若堯哥得手!

越是容易得到的,越不珍惜。

所以她得讓若堯哥花點心思~

台上的沈慕寒,神色也有一瞬間的怔然。

女生身穿婚紗走出的那一刻,四周的風景,在瞬間都黯然失色。

天地間,隻有她,是唯一的絕色。

楚梓言挽著楚震源,二人一起,緩緩朝著台上的男人走了過去。

離他隻有幾步距離的時候,楚梓言有些迫不及待,忍不住提起裙襬小跑幾步,朝著他奔了過來。

沈慕寒立刻邁步過去,一把摟住了朝著他而來的女生。

她重重撞進自己懷中的那一刻,沈慕寒呼吸一滯,他覺得自己的胸口,也似是被什麼給填滿了。

楚震源老淚縱橫。

女大不中留啊,他心愛的小棉襖眼裡都是彆的男人了,他實在是捨不得啊~

雖然這小棉襖有點漏風……

楚震源神色不捨開口。

“小寒……”

“楚伯父,放心吧,我會好好照顧丫頭的。”

沈慕寒聲音溫和。

楚震源點點頭,忍著要落淚的衝動,一轉身走了下去。

楚梓言看著他的背影,有些感慨。

“我爸今天都哭好幾次了……現在我終於知道,我二哥愛哭的毛病是遺傳誰了。”

“楚伯父是捨不得。”

“冇事,以後我們經常帶著虎妞回來看他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沈慕寒伸手,緊緊握住她的手指。

眼神緊緊落在她的身上,一刻都不曾離開。

楚梓言對上他深情款款的目光,綻出一個燦爛的笑意。

她提了提自己的裙襬。

“我這婚紗,好看嗎?”

“好看。”

沈慕寒微微上前一步,湊近她:“用好看兩個字,已經形容不了了,這世間再好的絕色,都不及你萬分之一。”

楚梓言心神微動。

她眯了眯眼:“誰說你沉默寡言的,現在這情話說得,我都對你甘拜下風。”

“你教的好。”

一旁的老神父微微咳嗽一聲。

“沈先生,楚小姐,現在,儀式可以開始了嗎?”

他一大把年紀了,冇想到還被近距離塞了一嘴狗糧。

“開始!可以開始了!”

楚梓言立刻站直身子,握緊沈慕寒的手,立刻應道。

在老神父的主持下,二人許下了終生的誓言和約定。

隨後,開始交換婚戒。

楚梓言伸手,握著沈慕寒的手指,將戒指緩緩套上了他的無名指。

她唇角微勾,喜滋滋的。

“戴上了我的戒指,以後可就是我的人了~”

“嗯,老婆說得是。”

楚梓言抬頭:“你喊我什麼?”

“老婆大人。”

沈慕寒深邃的眸中,溫柔肆意,情意蔓延。

他一伸手,攬住她的纖腰,將人帶到跟前。

咫尺的距離,呼吸相近。

楚梓言腦袋有一瞬間的暈乎乎。

“慕寒哥哥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,也該換稱呼了?”

男人聲音低低,帶著淺淺的蠱惑:“嗯?”

楚梓言:“老公……”

“再叫一聲。”

“老公。”楚梓言伸手,環住他的脖頸,傾城絕色的臉上,洋溢著動人的笑意,“寶貝老公,你知道,為什麼我婚紗會選黑色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,黑色代表忠誠。”她眼神灼灼,是掩不住的愛意,“這輩子,我的身心都隻屬於你,忠貞不移,生死相依。”

男人眼眸微閃,情緒湧動。

他伸手,輕輕摩挲著她的唇:“這輩子,不夠……”

他低頭,吻上她柔軟的唇。

所有的愛意,都宣泄在了行動中。

他們之間,不止這輩子。

還有下輩子。

下下輩子。

一直到,永遠。

(完結)

——

完結撒花ヽ(°▽°)ノ,正文就此結束了,之後會有番外,除了幾個日常小番外,主要會是三個哥哥的故事。

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陪伴和支援,這本書寫了也有兩年,認識了不少可愛的讀者們,讓我想拎起麻袋給你們裝起來~

最後,大家可以在下方↓章評中留個爪爪,讓我看看都有誰一直在堅持追文吧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