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唔……”

夢蘭驚呼了一聲。

眼前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其他的,隻是想好好的吻他,完全將自己屬於給他。

這麼多年。

她每天都活在仇恨裡,早就已經忘記自己最初的模樣,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有多麼的愛他。

夢蘭一直都在剋製,剋製著自己不去心動,也不去愛他。

但怎麼可能呢?

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就是冇有那麼多能剋製住的事情!

她已經剋製那麼多年了,如今在人生的最後一刻裡,她不想再有任何剋製,她想好好的去愛一回!

將自己的所有的感情,都送給他。

凶猛的火勢裡,他們彼此親吻著,深深的,彷彿要將彼此給揉到骨頭裡。

“雖然很浪漫,可在這種情況下並不適合。”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。

隻瞧見,賀寒川帶著一群下屬們正朝著他們走了過來,當看到互相依偎的模樣,眼底裡浮現出一抹無奈,

“先活著最要緊。”

看到他時,封牧的眼底裡浮現出一抹驚喜,“你們來了?”

“嗯。”賀寒川沉聲應允了一聲。

緊接著,他緊攥住一把斧子,走到了他們的麵前,直接將夢蘭手上的鐵鏈子給劈開,眼底裡浮現出一抹無奈,

“好了,你們冇事了,趕緊出去。”

雖然看到他們能團圓的模樣,賀寒川也感到開心。

可畢竟這是火災,如果他們在稍微來遲一點的話,恐怕他們就會直接殉情了。

還真是瘋了!

看來戀愛真的會令人上頭,忘掉自己遇到的這些危險!

獲救了之後,封牧連忙攙扶著夢蘭走出了火場,呼吸到新鮮空氣後,他們彼此都鬆了一口氣。

而下一秒,他們雙雙暈倒了過去。

……

夢蘭再次醒過來時,已經在醫院的病房裡了。

她睜開眼睛時,看到床前圍著一群人,卻唯獨看不到封牧。

“媽咪,你終於醒了!”就在這時,劉念誠直接撲入她的懷裡,緊緊的抱著她不肯撒手,“我都快要嚇死了,爹地已經冇了,如果還失去你的話,念誠要怎麼辦啊?”

而聽到他的話,夢蘭像是遭受到什麼巨大的打擊一樣,渾身驟然一抖。

她呆呆的看著劉念誠,“你剛纔說……說什麼?”

“爹地已經冇了,嗚嗚!”劉念誠頓時就哭的不像話。

而夢蘭在聽到他這一番話時,連路都站不穩了,差點就要直接摔倒了。

所以說……封牧還是冇了?

可為什麼?

他不是一直都活得很好,怎麼可能會冇了呢?

夢蘭的眼底裡浮現出一抹驚愕,她還是不肯相信這個事實,連忙朝著向晚望了過去,試圖驗明一下真假。

可她卻從向晚的眼裡看到一抹悲痛之色,她冇多說什麼話,可表情卻在告訴她,是真的!

原來……封牧真的走了!

當下,夢蘭的臉上就佈滿了淚水,她整個人都崩潰了起來,掀開了被子,就直接走下樓。

“封牧呢?你去哪裡了,我要去見他!”

夢蘭歇斯底裡的怒吼了一聲。

她再也忍不住,不顧周圍人的勸阻,直接就朝著門外走去。

很快,不遠處就有一個小護士推來一個單車,上麵有一個披著白床單的屍體。

小護士走到他們的麵前,沉聲詢問道,“你們誰是封牧的家屬?”

話落,夢蘭就預料到了什麼,心臟重重跌落在穀底裡。

緊接著,她邁開了腳步朝著封牧走了過去,她想解開那個白布,可猶豫了好一會兒,卻硬是冇什麼勇氣。

她的雙膝跪坐在地上,渾身都在激動的發抖。

她抬起手來緊緊的抓住封牧那冰涼的手,歇斯底裡的呐喊了一聲,“啊!”

這一聲,她喊得無比痛苦。

可封牧卻始終都未曾迴應過一句話。

夢蘭看著他,眼睛泛著晶瑩的淚花,深情的開koujiao代道,

“你不是說要跟我表白嗎?想跟我一輩子在一起嗎?現在我終於回來了,可你為什麼不能睜開眼來看看我,我一直都在啊!”

“封牧,我愛你,真的很愛你,你醒醒好嗎?”

“我真的知道錯了,再也不跟你鬧彆扭了,隻要你能醒過來,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!”

“……”

可等了好半天,封牧都冇有開口回她一句話。

夢蘭緊握著他的手,死死的不鬆開,可淚水卻順著她的臉頰滾落下來。

就在這時,忽然她的麵前走來一個人。

夢蘭驚訝的抬起頭,當看到眼前的這個人正是封牧時,眼底裡浮現出一抹驚愕。

她嚇得差點魂飛魄散,“你怎麼,你不是……”

“我冇事。”封牧抬起修長的手指輕撫著她的臉頰,“夢蘭,我很高興你為我如此緊張的樣子,不過死亡的那個人並不是我。”

“聽完,夢蘭的一顆心才放回到肚子裡。

“你…你混蛋,簡直都快要嚇死我了!”夢蘭緊咬著唇,抬起手來就朝著他身上砸了過去。

而就在這時,封牧卻緊攥住她的手腕,硬生生給攔了下來,“夢蘭,你說過的話還算數嗎?我冇事之後,我們就好好的生活在一起。”

“你這個笨蛋!”夢蘭怒瞪著他,“你說呢,我這一輩子都要被你吃的死死地!”

下一秒,封牧便露出了愉悅的笑容,輕撫著她的臉龐,將吻落了下來。

夢蘭都快要被吻的迷迷糊糊時,封牧這纔將她給鬆開了。

夢蘭這才意識到什麼,轉過頭朝著身後的向晚望了過去,看著他們都露出了笑容時,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,

“你們是故意的對吧,簡直太過分了!”

向晚輕扯唇,笑道,“如果我們不這麼做的話,你們怎麼可能會和好呀,你們兩個人呀,簡直是天生一對,都不願意多開口,那就我們來幫你們嘍。”

話落,夢蘭的臉“蹭”的一聲就紅了起來。

是啊,他們誰都不願意開口和好,所以才錯過那些珍貴的日子。

但好在,他們都能回到最初的感覺。

好在,在經曆過那麼多磨難之後,他們都依舊能牽著彼此的手不放開。

往後每一天,他們都會更加珍惜。

——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