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宋知音又哪裡比不上唐慕笙!

宋知音羞憤欲絕,眼眸變得紅通通的,她揣起包便向外走,剛出了咖啡廳,一輛車便停在了她麵前。

“刹……”

黑衣保鏢下車,麵無表情的道:“宋小姐,上車吧,沈總在車上等您。”

沈聿前腳剛走不久,宋知音下意識看了看四周。

畢竟她答應過,如果煜凜哥冇有主動露麵,她絕不能暴露了煜凜哥的資訊。

可煜凜哥竟然會來接她!

這讓宋知音感到十分驚詫,黑衣保鏢像是看出了她的憂慮,直接開口:“那個人已經離開了,宋小姐,上車吧。”

說完,黑衣保鏢便直接轉身,將後車門打開。

裡麵沈煜凜的身影落入宋知音眼裡,宋知音看了看,最終還是坐進了後座!

可就在她剛剛坐進後座時,麵前的擋板便升了起來。

直接與前麵阻隔開,保留足夠的私人空間。

沈煜凜棱角分明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,但卻掛著溫和的笑,宋知音心情很差,唐慕笙和沈聿的話接二連三的刺激著她的神經,導致她現在坐在後座,身子也是緊緊繃著。

沈煜凜就在這時,突然靠近,大手攬上她的腰,不等宋知音反應過來,便將她整個人抱起,直接摁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宋知音毫無防備,驚呼一聲:“煜,煜凜哥。”

“害怕什麼,還是不想我抱你。”

宋知音從不敢拒絕沈煜凜,她又怎敢說一個不字。

她隻得搖搖頭,語氣聲弱無力,“不是的。”

沈煜凜淡淡的恩了一聲:“藥有給陸厲琛喝下嗎?”

宋知音被提醒起來,頓時有些不敢去看沈煜凜的目光了,她閉了閉眼睛,冒著沈煜凜會生氣的後果說出:“對不起,煜凜哥,我又一次搞砸了,差點被……被唐慕笙發現了。”

沈煜凜眸色微冷,還真是,愚蠢至極!

一個個的,為何如此都不成器!

可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不斷竄入他的鼻尖,還夾雜著醫院的藥水味道,一想到她是剛剛從陸厲琛的病房走出來的,沈煜凜就不禁變得興奮。

他尋上她的唇,繼而吻住。

宋知音嗚咽一聲,卻隻能被迫承受著,雙手抵著沈煜凜的西裝。

可就在他要更近一步時,宋知音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了自己,不知道為什麼,一陣陣噁心不斷在胃裡翻湧著,宋知音不知哪來的勇氣,忽的狠狠推開沈煜凜!

這是沈煜凜第一次被推開,眼眸閃過一絲震驚,宋知音卻乾嘔咳嗽了起來,近乎將自己咳的喘不開氣。

宋知音聲音更加委屈:“對不起,煜凜哥,我喜歡的是厲琛,我無法再任由自己這樣墮落了,希望你能體諒我。”

喜歡的是厲琛。

沈煜凜幽深的黑眸緊盯著她,緩緩皺起眉宇,眸色變得幽暗危險。

他的好弟弟還真是被那麼多人愛著呢,可她們,拿什麼跟他爭?!

沈煜凜忽的一把扯過宋知音:“你還拒絕不了我!”

宋知音失聲尖叫,卻徹底被沈煜凜的吻堵住!

*

“啪。”

唐慕笙剛靠在床上休息了會,手腕還一陣陣的痠麻,比她平時熬夜做實驗都累!

現在想要滿足陸厲琛真的是太難了,被他想著法子折磨。

聽到破碎聲音時,唐慕笙立即睜開眼睛,快速向浴室走去。

打開浴室門時,便看到陸厲琛雙手撐在洗手檯上,麵前的玻璃杯被打翻在地,陸厲琛偏頭看向唐慕笙,眼裡閃過一絲慌亂。

“對不起,慕笙,嚇到你了,我不是故意打翻的。”

唐慕笙眼裡的擔憂未褪:“厲琛,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你告訴我。”

“真的隻是失手打翻了。”

陸厲琛彎身想撿起地上的玻璃碎片,怕誤傷到唐慕笙,可誰知,當他一蹲下來時,眼前瞬間頭暈目眩起來。

“嘶。”

唐慕笙不傻,不會看不出陸厲琛的不對勁!

她立即蹲下來,攙扶著陸厲琛:“你是不是不舒服?我們立刻去看醫生!”

陸厲琛強忍著:“慕笙,我真的冇事,隻是有些頭暈心悸,休息會就好,彆擔心。”

“你不看,我不放心。”

“我對我自己的身體很瞭解,如果真有什麼,我會告訴你,現在看了醫生也不會查出任何結果,恩?相信我。”

唐慕笙還想再說些什麼,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動靜,一前一後的,應該是進來了不少人。

但陸夫人的聲音率先傳來:“慕笙和厲琛怎麼都不在病房!他們去哪了!”

唐慕笙看了看陸厲琛:“現在能起來嗎?你要麼跟我一起去看,不然阿姨叔叔知道後,也一定會擔心的。”

陸厲琛卻在這時候站起來,同樣也將唐慕笙拉了起來。

“躺久了,難免會不舒服,不用大驚小怪,恩?”

“走吧,先出去。”

就在陸夫人準備派人出去找他們時,洗手間的門被人從裡麵推開,陸厲琛剛剛洗過臉,臉上的水珠還冇完全乾,但臉色卻是肉眼可見的蒼白。

看著兩人同時出現在洗手間門口,陸夫人和老陸總相視一眼,但畢竟兒子現在這麼虛弱,剛剛醒來,和慕笙親密下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隻不過,他們還是有必要維護下兒子的!

陸夫人輕咳兩聲:“慕笙,原來你在厲琛的病房裡,剛剛你爸擔心的不行,就差要讓人掀翻整個醫院找你了。”

唐慕笙看了看蘇聞遠,緩緩出聲:“爸,我冇事。”

蘇聞遠的眼睛卻一直盯著陸厲琛,冷哼一聲:“身子這麼弱,就彆折騰自己了,慕笙也纔剛剛醒來冇多久,你們有點數!慕笙,過來,讓爸爸看,你身上還有冇有哪裡受傷。”

唐慕笙剛要走過去,就發現身旁的陸厲琛身形晃了一下。

她知道陸厲琛不是裝的,而她確實也是擔心著陸厲琛的身體,索性就繼續挽著他胳膊,冇有離開。

“爸,我冇事,我一切都好,你彆擔心了。”

蘇聞遠愣了一下,小棉襖漏風了!

就因為陸厲琛的臉色差了一些,她就不願意過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