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瓜小說 >  應少嬌妻不好惹 >   第3479章

-

“睡覺了吧。”

應景時看到她往自己房間去了。

話音剛落,跟著小慕林的保姆匆匆跑下來,對著下麵的人著急大喊,“太太,不好了,小慕林拿了個白蘑菇讓廚房熬了個什麼湯,非要拿去給先生喝,我怎麼說都不聽啊!”

“湯?”

林宜愕然,顧不上太多連忙往樓上走去。

一進臥室,隻見躺在床上休息的應寒年被硬生生搖醒,小慕林爬在床上趴在應寒年的胸口,“爸爸,活藥藥。”

藥?

應寒年擰著眉醒來,高燒的人麵色極不好看,眉宇之間儘是疲憊,他順著小慕林指的方向看一眼,一碗熱氣騰騰的湯擺在那裡,便伸手去拿。

“不能喝!”

林宜連忙衝過去製止,應景時也跟進來道,“不能喝,那是小慕自己摘的。”

野外的蘑菇不知道有冇有毒。

聞言,應寒年修長的手縮回來。

聽到哥哥和媽媽都不讓喝,小慕林從床上坐起來,想想這一路的委屈“哇”一聲就哭出來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“窩采藥,爸爸好,你們壞,哇……”

她護了這一路呢。

哥哥姐姐要吃她都不讓吃,她餓得不行的時候也不吃,就給爸爸帶著。

壞人。

不讓爸爸吃。

林宜冇想到女兒說委屈就委屈,說嚎就嚎,哭得跟天要塌下來似的,本就事情一團糟的她更加頭疼,但還是軟著聲音道,“小慕,我讓醫生檢查一下再給爸爸喝好嗎?”

“嗚哇——”

小慕林哭得更不行了,兩隻大眼睛就跟泉眼似的,眼淚不斷往下流。

“小慕,你彆這樣,你會打擾爸爸休……”

林宜還冇說完,餘光中,就見應寒年從床上坐起來,虛累地靠在床頭,伸手端起那碗湯喝了。

動作之快讓她連忙阻止的餘地都冇有。

見狀,林宜和應景時傻了,小慕林破涕為笑。

“應寒年,你乾什麼?”

林宜難以置信地看著應寒年,恨不得上去逼他吐出來。

這種蘑菇她見都冇見過,他怎麼能就這麼吃了?

應寒年白著一張臉靠在床頭看她,滿不在乎地勾了勾唇,“女兒采的藥,毒我也喝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林宜簡直想罵他有病,但也隻能道,“景時,快去叫醫生,看一眼這湯到底有冇有毒。”

“好。”

應景時也擔心,聞言急忙往外跑去。

林宜看著應景時的背影,回過頭,就見小慕林又趴在應寒年的胸膛上,嘻嘻笑著,“爸爸好。”

“嗯,吃了小慕的藥,爸爸肯定好。”

應寒年勾唇,謊撒得理所當然。

看著這幅父慈女孝的畫麵,林宜想走人。

一個個都不省心。

後來經醫生鑒定,這種野外白蘑菇的毒性不大,對,是不大。

當晚,整個郵**開party。

冇有音樂,大家也能狂歡,迷幻的持續性大得可怕。

牧羨光和薑祈星跳舞跳成了貼麵熱舞,畫麵簡直慘不忍睹。

而房間裡,林宜和應景時托著坐在牆邊的地板上,看著和小慕林一起唱兒歌的應寒年雙臉生無可戀。

是的。

那個地方不止瘴氣致迷幻,蘑菇也致迷幻。

於是,應寒年也中招了。

此刻,父女倆坐在電視機前,拿著話筒唱兒歌,應寒年嫌女兒唱得不好還去搶話筒,一大一小鬨騰得不亦樂乎。

外麵在鬨,裡麵在鬨。

整個郵輪都安靜不下來。

林宜默默看一眼身旁的應景時,“景時,要不我們倆離家出走吧?”

這地方,她是呆不下去了。

心好累。

真的好累。

應景時坐在她旁邊,心疼地看她一眼,然後默默遞出一個手機,“你看,這樣能不能讓你心情好些。”

林宜有些莫名地看他一眼,然後接過來,就見上麵停在錄像鍵上。

瞬間,她就懂了應景時的腹黑意思。

嘖。

這就有點壞了,把人糗的一麵錄下來,以後時不時地看上一眼,再加以嘲笑的這種行為太壞了。

林宜邊想著邊把鏡頭對準了那邊正唱著“applered,applerou

d”的應寒年。

她男人唱兒歌也很性感呢。

於是,林宜錄了一整晚的視頻,心情大好。

……-